2020欧洲杯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风采

文建为:顶得上 扛得住 打得赢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21日 编辑:任皓岩

  人生,没有谁生而英勇,只是选择了无畏。近一段时间,印度每天有数千人因感染新冠而亡。在印度安德拉邦斯里城工业园有CETC标识的空旷厂房内,有一个人每天都在四处巡逻查看,他就是电科装备印度项目行政经理文建为。

  

  “我不能退,退了生产线怎么办?”

  从4月9日至今,文建为已经在印度工作1个多月的时间了。疫情让他的生活十分不便,身体和精神也遭受着双重考验。采购必要的生活物资变成了一项包含风险的探险活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尽量减少除工作外的外出次数。

  “就是平常人干的平常事,我不能退,这是我的工作,退了生产线怎么办?”文建为从不后悔自己返回印度这个决定,但却止不住想念远方的家人。每到夜晚万籁俱寂、皓月当空之时,心中对家人的思念如同奔腾的潮水一股脑儿翻涌而来,瞬间把他淹没在寂静的黑夜里,他想念父母耳边的唠叨,想念妻子做的菜肴,想念出生不到11个月咿咿呀呀叫爸爸的儿子那可爱的面庞。

  但是,他不能退。因为疫情,国内的人员的签证办理困难,印度项目处于现场没有中国员工管理的状态。该项目作为年度重点工作任务之一,关系到公司在印新能源未来的发展。文建为选择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紧急处理和推进当前工作进度,这是他的责任使命,于是他选择只身前往疫情不断恶化的印度,再次和家人两地分离。

  海外“排头兵”的勇与愧

  2020年1月23日,除夕前一天,万家灯火团圆时,为保障印度项目在春节期间安全正常生产运营,轮岗值班的文建为毅然赴印工作。文建为落地印度之后,随即看到了中国武汉封城的消息,心里牵挂着国内疫情,担心怀着身孕的妻子,他只能用工作填满自己。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的蔓延,常驻印度的文建为挑起大梁,一边安抚在印中方其他员工,开展防疫工作和复工复产;一边确保员工的安全与项目的进度。

  在一线奋战200多天9月底才归国的他,是敢于打拼的勇士,但却惭愧于家庭。2020年6月19日,对于文建为和他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他的宝宝顺利诞生来到这个世界。作为丈夫他没能守在怀孕的妻子身边,作为父亲他是不称职的“陌生爸爸”。回望这几年在印度的时光,文建为说:“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我是不合格的,日后必定会用更多的时间和爱弥补妻子和宝宝。但作为中国电科的一份子我为自己感到骄傲,我没有临阵脱逃,没有辜负领导的托付和同事们的信任,恪尽职守,坚守岗位,严格执行任务”。

  凭借一股“闯劲儿”,他走出国门

  2017年,文建为毕业进入电科装备,初出茅庐的他还未积累充足的工作经历,阅历尚浅,但身上总带着一股子不服输、不怕难、敢挑战的韧劲儿。他积极投身电科装备印度项目,希望能为公司“一带一路”项目建设海外产业布局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印度项目作为电科装备乃至中国电科旗下第一个海外产业实体运营的项目,可借鉴经验较少,每走一步就像在摸着石头过河,各项工作开展都具有开辟性,难度极大。作为项目团队的“新兵”,文建为一直有着一股钻研的“闯劲儿”,他直面海外项目的困难,没经验就亲自去尝试,很快便成功融入团队,与其他成员组成了一支“能战斗”的海外队伍。

  海外情况不比国内,他秉持着“不懂就问、不会就学”的观念,积极转变思路,因地制宜,虚心向跟其他印度中资企业、印度中介学习,积极与国内和印度本土相关部门沟通、咨询。渐渐的,在一番摸爬滚打中,文建为寻到了门路,找准方向、精准出击,最终顺利完成了公司注册,及时申请到了建设许可、消防许可、劳工许可、电力许可等关键许可证件,在不断的试错探索过程中,他迅速成长起来。

  2018年,文建为在印工作时间超过300余天,尽心尽力地为项目建设保驾护航,哪里有需要他就出现在哪里,正是因为有一支像他这样敢于拼搏的团队,项目在当地创造了当年开工、当年试投产、当年满产满销、当年盈利的奇迹,彰显了“中国速度”。

  青春由磨砺而出彩,人生因奋斗而升华。

  作为电科装备驻外员工的优秀代表、“一带一路”项目建设的先行者,文建为肩负公司的使命,不畏困难当道、不惧疫情凶险、不念背景离乡,持续奋斗,为“一带一路”建设添砖加瓦、贡献力量。他是众多奋战在海外员工的缩影,也是中国电科人的缩影。未来,他们将持续奋战一线,用全情投入和真情付出书写无悔的青春。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2020欧洲杯注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